迷迷糊糊睁开眼睛

    2020-08-12 21:43

    昨晚,记者在密云见到了受伤的哥李师傅,受损的出租车就停在他家小区内。车的引擎盖和驾驶室一侧的车门上各有一个大坑,车门上的坑直径有20多厘米,深约1厘米。据李师傅推测,车门上的坑应该是被人用脚踹的,引擎盖上的可能是用手砸的。

    石先生提到,李师傅的遭遇在他们公司已经不是第一起了。“这个行业是有风险的,尤其是夜班或者遇到不理智的乘客的时候,就可能发生冲突。”为此,公司已经为司机师傅们上了相应的保险作为保障。

    见两名男子离开后,李师傅拿起摔在地上的手机就要报警。这时,已经走出一段的两名男子又返回来打了他一顿。随后,两人沿着育知东路向南跑走了。

    昨天凌晨4时许,正在回龙观路边小憩的夜班的哥李师傅被几声巨响惊醒,睁眼看到车外站着两个满身酒气的小伙。他下车后发现引擎盖和车门出现两个大坑,准备打电话报警时遭到殴打。李师傅称,两名年轻人离开后不久,又回来打了他一顿才跑走,造成他左眼淤青、左手食指骨折,车上的1000多元现金也不见踪影。目前,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    记者看到李师傅的出租车风挡玻璃上有一块“工人先锋号 亲情服务队”的牌子。他的妻子赵女士告诉记者,两口子都是志愿者,平时会帮助孤寡老人。他们原本计划周末带孤寡老人们出游,这次只能她自己一个人去了,还要开着带伤的车。“手头都没钱了,先凑合着吧。”李师傅无奈地说。

    今天上午,李师傅所属出租公司的负责人石先生对法晚记者称,他得知这件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询问了李师傅的伤情并进行了慰问。由于李师傅是在工作期间受伤,属于工伤,而且李师傅伤后不能驾车,公司会减免他的份子钱。除了李师傅的伤情,公司最关心的就是何时能将肇事者绳之以法。

    两名男子将出租车司机左手食指打骨折,出租车车门砸出大坑摄/实习生 杨浩东

    除了车厢受损,李师傅自己也伤得不轻。虽然已过去大半天,但他的左眼处依旧可见明显的淤青,左手食指也打上了石膏。医院开具的诊断书上写着,李师傅“头面部气滞血瘀,左手食指远节骨折”。

    报完警后李师傅才发现,自己左眼肿胀,左手食指也疼痛难忍,但他并没有马上去医院,而是等着妻子赶来。“我的钱都没了,只能等她来。”李师傅告诉记者,自己的钱平时都是用遮阳板夹着的。因为停车的地方路灯刺眼,他就放下了遮阳板,把1000多元直接放到了仪表盘附近。“当时人都蒙了,也没注意到钱是什么时候丢的。”

    “他俩问走不走,口气特强硬。”李师傅说,他下车查看时发现车身上出现两个大坑,这时他注意到,时间是凌晨4时许。“你走不走?”两个年轻人又问了一遍。“你们把我车弄成这样,怎么走?”李师傅说,当时迷迷瞪瞪的他并未意识到会有什么危险。

    李师傅说,丢失的这些钱他要两天才能挣回来。手指骨折导致他至少40多天无法开车,挣钱的压力都集中在了白班的妻子身上。“每月7000多块的份子钱,还要还房贷、修车。”说着,泪水开始在他红肿的眼眶中打转。

    “除了手指头还是疼,其他地方好一些。”李师傅说,他刚被打后感觉全身疼痛,动一下都很困难。他说自己和妻子倒班开出租车,妻子上白班,自己开夜班车,已经平安行驶了很多年。“从来没想到会被人打成这样。”李师傅说,肇事的两名男青年应该是酒后找茬。

    昨天凌晨,李师傅从市区送一位乘客前往回龙观。送完乘客后,困倦的他把车停在回龙观西大街辅路的一个车位上,放倒座椅酣然入睡。睡梦中,他突然听到几声巨响,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发现车外站着两名20多岁的男子。

    李师傅直接拿起手机说要报警,一名男子见状上来就打了他左眼一拳,顺带把手机拍到了地上。“当时左眼一下就黑了,什么都看不见。”紧接着,两人将失去还击能力的李师傅殴打了一顿。

  • 点击最多

    中正智能将继续以科技为城市管理赋

    自回归祖国以来

    几分钟的海上疾驰

    持续优化政策环境

    他到北京后

    以高铁场站为核心

    以期掀起2019年的娱乐新浪潮

    成为农业转方式调结构的引路人

    南京郊区人多地少

    其次是重组企业

    处罚金额37万余元

    整合各方力量、完善长效机制、推动

  • 随机资讯

    处罚金额37万余元

    发挥监管的合力

   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

    为夯实价格认定工作基础

    被羁押在大足区看守所时

    持续优化政策环境

    与客户所在保险公司沟通

    成为农业转方式调结构的引路人

    几分钟的海上疾驰

    整合各方力量、完善长效机制、推动

    这客观上助长了绿化上的形式主义和

    李瑾

  • 热门资讯